遼寧分社正文

歷經82年前的嚴冬浩劫,他們成為和平最虔誠的守護者

中國新聞網 2019年12月13日 08:51

  中新網12月13日電(張奧林)歷史之鮮活,在于世人銘記。82年前,日軍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對無數人造成了無法愈合的傷痕。82年后的今天,曾經的受害者在等待一個道歉的同時,正作為“和平使者”,為傳遞歷史真相、促進世界和平而不懈努力。他們每次講完那段歷史,都會好幾天睡不著,但還在堅持講著、等著、盼著……雖是重敘痛楚,但卻是為了銘記。

資料圖:向南京大屠殺死難者敬獻花籃儀式。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

  為真相奔走,

  他們仍在等一個道歉

  2019年是南京大屠殺慘案發生82周年,12月13日是第六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

  經歷過1937年和1938年之交的嚴冬浩劫,并幸存下來的人,都已是八九十歲的高齡。走過戰爭,背負著慘痛的記憶,他們卻通過反思和療傷,最終選擇成為和平最虔誠的守護者。

夏淑琴老人。泱波 攝

  “我活到現在,只要和平,世世代代和平,永遠和平。”

  ——幸存者夏淑琴

  年至九旬的夏淑琴老人一生都在為歷史真相各處奔走。慘案發生時,她只有8歲,家中九口人,七口人被日軍殘忍殺害。1994年,她踏上日本國土,成為戰后第一個赴日控訴南京大屠殺暴行的幸存者;2006年,她因日本右翼作家污蔑其是“假人證”而赴日應訴,并當庭反訴,大獲全勝。一直以來,她與研究南京大屠殺的知名學者松岡環等一批日本友好人士,為傳遞歷史真相、促進世界和平不懈努力。

資料圖: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葛道榮。中新社記者 杜洋 攝

  “我希望,做一個和平使者,生命不息,腳步不止。”

  ——幸存者葛道榮

  葛道榮出生于1927年,在南京大屠殺發生時剛10歲。82年前發生的一幕幕,至今還清晰地印在他的腦海。“1937年12月18日,我在漢口路金陵女子大學難民區內南院樓下教室內,被闖入的鬼子用刺刀刺傷右腿,現在還留有疤痕。”葛道榮希望更多人為了和平團結起來,但這得建立在正確認識歷史的基礎上。“我希望通過自己的經歷去告訴更多人這段歷史,希望日本人能正視,能承認這段歷史。只要一天日本沒有承認,沒有道歉,我就會一直說下去。我們幸存者都在等待一個道歉!”

  據官方統計,2019年,已經有12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去世,目前登記在冊的幸存者只剩78人。

  不僅僅是幸存者,專家學者、海外華人、國際友人……他們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為真相奔走,為正義發聲,為和平代言。

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家庭祭告悼念逝者。 泱波 攝

  銘記苦難歷史,

  后代接棒傳承

  雖然苦難已過去了82年,但這段歷史所承載的意義,傳遞和平的理念,早已世代相傳。

  為悼念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并揭露侵華日軍殘忍罪行,由日本南京東京證言集會執行委員會主辦的“南京大屠殺82年2019東京證言集會”11日晚在東京舉行。集會呼吁日中兩國人民不忘歷史,共創和平友好未來。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葛道榮之子葛鳳瑾代替父親前來,向日本民眾講述了葛道榮老人的3位親人在南京大屠殺期間慘遭殺害的詳細情況。

  葛鳳瑾表示,作為幸存者的后代,不僅要銘記這段苦難的歷史,更有責任向大家講述南京大屠殺的真相,為南京大屠殺作證。他希望更多的年輕人了解并記住這段歷史。

12月3日,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后代傳承記憶行動發布會”。泱波 攝

  2015年起,日本明治大學大學院歷史專業博士后內藤翔太每年都會來參加南京大屠殺東京證言集會。每次,他都是含淚傾聽。他表示,“(作為一個日本人)覺得對不起(中國人)”。與此同時,他對目前日本一些人不了解歷史真相,甚至還有人企圖篡改歷史、遺忘歷史、否定南京大屠殺存在的社會現狀感到擔憂。

  不僅僅在日本,南京大屠殺見證人羅伯特•威爾遜醫生的次女瑪喬麗,也希望讓更多美國人了解南京曾經發生的一切。

  瑪喬麗的父親目睹了日軍的暴行,同時作為一名外科醫生,盡力救治那些遭日軍傷害的平民。“耶魯大學圖書館收藏了我父親的信件,清清楚楚地證明日軍在南京的暴行。戰后(對日本戰犯)的東京審判,父親作為證人提供了證據和證詞。”

  瑪喬麗覺得匪夷所思,時至今日,竟仍有人試圖否認南京80多年前經受的一場大屠殺。她說:“我們還是要向年輕一代講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講述南京人的苦難,講述日軍的暴行,講述我父親這樣的人的事跡,要讓他們明白人性可以很偉大,明白人之所以為人的原因。”

資料圖:2017年2月5日,在日華僑華人和中國留學生在東京舉行了抗議APA酒店的和平游行活動。中新社記者 王健 攝

  歪曲否認,

  鐵證如山下應認真反省謝罪!

  的確,雖然日軍犯下的南京大屠殺罪行鐵證如山,但日本右翼歪曲事實,否認南京大屠殺的聲音,近年來依然刺耳。名古屋市長河村隆之等一部分人仍公然發表歪曲、否認南京大屠殺的言論,令人憤慨。

  此外,日本民眾對于南京大屠殺一事的認知也非常堪憂。

  據2019年的“第15次中日共同民調”結果顯示,日本受訪者在“應該被解決的歷史問題”中,選擇“日本對南京大屠殺的認識”的僅占比21.1%,雖然比2018年的20.6%略有上升,但還是反映出,大部分日本民眾并不認為日本政府對于南京大屠殺的態度有什么不妥。

被稱為“中國民間對日索賠第一人”的童增。中新網記者 張龍云 攝

  近日,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會長童增再次致函日本駐華大使橫井裕轉日本政府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要求日本政府對南京大屠殺進行認真反省謝罪,對所有二戰受害者真誠道歉賠償。

  函件中寫道,12月13日即將來臨,82年前侵華日軍在中國制造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今天我們重提往事,不是因為第6個國家公祭日,而是因為日本政府未曾正視歷史,也從未謝罪道歉”。

  “在又一個南京大屠殺紀念日和全國公祭日來臨之際,我們真誠希望日本政府能從日本全國人民的福祉出發,從維護亞洲和世界的長久和平出發,對南京大屠殺進行認真反省謝罪,對所有二戰受害者真誠道歉賠償”。

  在歷史面前,任何人都不能置身事外。就像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曾寫道的那樣,“我們只是落向廣袤大地的眾多雨滴中那無名的一滴。即使是一滴雨水也有歷史,也有繼承那段歷史的責任。我們不能忘記這一點。”(完)

山西快乐十分钟走势图